兴国县人文信息门户
首页 » 兴国故事 » 红土地上的“望夫石”——池煜华

红土地上的“望夫石”——池煜华

2018-01-08 1344 0
- N +
我们的价值观

post loading - 红土地上的“望夫石”——池煜华

“现在斗争很残酷,什么谣言都有。如果哪一天别人说我牺牲了,你千万不要相信,无论如何,你要等着我。革命成功了,我一定会回家。”——李才莲

“他是我老公,我不会再遇到比他更好的老公了。即便结婚后加在一起的时间仅仅10天,却可以守候一生一世。”——池煜华

 新婚第三天的分别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是痴情小儿女的缱绻私语;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这是化小爱为大爱的豪迈情怀。然而对一个女人来说,为了十天,却守候了一生一世,这又是怎样的一种爱?怎样的爱才能经历岁月的风霜而无怨无悔?池煜华,一位苏区红军高级将领的遗孀,留给世人这样看似无解的问题,咀嚼起来百般滋味在心头。

2005年4月24日8时30分,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茶园乡教富村,95岁的池煜华安详地闭上了双眼。经过了70年的岁月,池煜华终于与她的丈夫——李才莲在另一个世界里“团聚”了。在池煜华心中,她的丈夫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她,虽然早在1935年李才莲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李才莲,生于1914年,1927年参加农民协会,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加兴国暴动。1934年10月13日,李才莲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分局委员,还兼任少共中央分局书记。当时年仅20岁的他,已与当时的项英、陈毅等齐名。然而,在那个年代,池煜华的爱情却有点特别,因为她是李才莲的童养媳,那时池煜华9岁,李才莲6岁。面对青梅竹马的丈夫,直到成年后的新婚之夜,池煜华才知道了对方的共产党“高官”身份。

短暂的甜蜜后是别离,1929年大年初二一早,新婚的第三天,池煜华天不亮就起了床,悄悄地送上前线的李才莲到村口。在现在,丈夫出远门妻子相送是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可在那时,池煜华的脸极可能是羞若桃李。

丈夫走后,池煜华担任了区苏维埃妇女部长,像丈夫嘱托的那样,在守好家、多识字的同时,多为红军做事,等着丈夫凯旋。

 短暂相聚后的永久别离

1933年,第四次反“围剿”获得胜利,池煜华打听到李才莲已由广昌少共县委书记调任江西省委儿童局书记,随省委机关迁到了宁都县七里坪。不久,他又升任为少共江西省委书记,还当选为少共苏区中央委员。

思念丈夫心切的池煜华与人搭伴步行了五六天终于来到了七里坪。在这里,她还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和李富春等中共领导人。

池煜华像所有的妻子一样,希望和丈夫在一起不再分离,而李才莲委婉地劝她:“带着家属干革命不方便,你还是回老家干支前工作好。”

分离再次到来。丈夫送给池煜华的唯一信物是一面镜子。在江西农村,这个样式的镜子很常见:细钢丝绕出一个简单的底座,托着一面长方形的镜子。丈夫的那句“战争时期,消息不很确定,如果有人说我死了,千万不要相信,记住,等着我”就此和这面镜子一起陪着她,度过了余下的人生。

1934年10月,中央苏区决定,由项英,陈毅,瞿秋白等十二人组成中央分局,李才莲是十二个委员之一,也是中央分局最年轻的成员。红军主力开始长征后,李才莲率领红军独立第七团,准备转移闽赣苏区开展游击战争。后来人们知道,在瑞金铜钵山所发生的惨烈战斗中,李才莲与绝大多数战士一起壮烈捐躯。

但是在当时,没有人知道李才莲牺牲与否、下落如何。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撰写《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时,将李才莲列为需要重点寻找的党史人物。

 同心即是相守

池煜华也在寻找丈夫的下落。在夫妻分离后的岁月里,她先后送走了公公和后母,和丈夫的爱情结晶也在快5岁的时候因病夭折。别人告诉她,李才莲死了,她始终记得丈夫“不要轻信谣言”的告诫,几乎找遍了整个赣南山区;1949年9月,兴国县城解放了,池煜华闻讯连夜跑到县城寻找丈夫;她还给毛泽东写过信,毛泽东把信转给了全国妇联处理。全国妇联回信说,“池煜华同志,您给毛主席的信已经转给我们办了”,还鼓励她在家好好生产、工作,将来李才莲会回来看她;她把对丈夫的思念写进日记里,甚至把民政部门每月发给她的烈士抚恤金,当成了李才莲寄回来的生活费……1983年,民政部终于查实李才莲已在1935年2月牺牲,池煜华收到了一张烈士证,但是她依然在等着李才莲,杉木门坎从厚实到凹陷,伴随着她等候的身影。

据老人的侄子回忆,每天起床,池煜华都先在门口张望一下,站几分钟,然后慢慢转身,洗脸,摸索出丈夫留给自己的老镜子细细梳头……

池煜华不仅是个苦苦守候丈夫归来的妻子,乡妇女主任、县人大代表、“三八”红旗手……按照中国人的传统,她收养了一个孩子给李家继承香火。直到90多岁,池煜华依然不让别人照顾自己,常常上山捡柴、下田种菜,并把珍藏的革命文物捐赠给了政府,她始终没有忘记丈夫的话:“守好家,多识字,多为红军做事情。”

很难有人能说明白,池煜华是在什么时候相信李才莲已经牺牲的。在年愈九旬时,她来到30多年未曾踏足的县城,和老红军们一起瞻仰烈士陵园。烈士纪念碑上,李才莲的名字赫然在列。也许她心里早已渐渐明白,丈夫不会回来了,但是那份守望是她不愿放弃的。

“值得啊,因为我们是同心的,因为革命而同心,有的人注定没有婚姻的命吧,他是我老公,我不会再遇到比他更好的老公了。即便结婚后加在一起的时间仅仅10天,却可以守候一生一世。”这位老人曾经这样说过。

池煜华事迹拍摄的纪录片《老境子》获第21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之后创作的大型原创兴国山歌剧《老镜子》也获得了社会的广泛好评。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我们的价值观

发表评论: